……

我爱锤基,锤基让我快乐!

【锤基】意外婚礼?! 03 原著向傻白甜欢乐文

如何告诉你的队友【你和身为宇宙战犯的弟弟私定终身,因为对家人出柜被双双踢到地球上】?

锤锤不用愁,因为他爱搞事的弟弟已经直接告诉他的同事了。

【注意!这篇文是从硬盘里挖出来的存档,填坑几率小!】


03

如果说彩虹桥传送的感觉类似于飞机,那么Loki用魔法开启的双人传送简直就像蹦迪,当Thor从混乱惊恐的传送中出来时,差点想找个地方坐下休息一会儿——复仇者大厦熟悉的沙发出现在他面前,Thor愉悦地坐上去,而Loki仍然站在他身旁,极为优雅地拍了拍手,露出一个极度狡猾的表情道了句“大家好。”

“操。”

是Tony先说出这个词的,他手中装满伏特加的杯子飞到了地面上,带来一股玻璃碎裂的脆响,Steve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他的盾牌,Natasha松开绑在大腿上的匕首,鹰眼的弓箭已经瞄准了侵入者的眼睛,而Banner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,看样子他已经快不能自控了。

“看来我和Thor打扰了你们的派对时间。”Loki遗憾地冲他们微笑,坐在了Thor的身边,挑着下巴眯起眼睛,以一种王者的姿态俯视在场的所有人。

 

“你不是说过,Loki已经死了。”Tony满脸都是怀疑和不信任,他现在很想再来一杯酒缓和一下饱经摧残的神经。

“他曾经为了阿斯嘉德牺牲,”Thor回答道,大家都注意到了他用的是过去式。“后面又发生了很多事,总而言之,Loki现在陪我来到地球,现在他的法力被削弱了一半,不会做任何危险的事。”

Loki乖巧地点了点头,他给自己也来了一杯酒,手指玩味地沿着杯沿轻抚,酒液在玻璃杯中旋转出一个钢铁侠头盔的模样,精巧得犹如一尊会流动的艺术品,然后这东西犹如脑浆炸裂般在杯子里猛然爆成一滩液体,Tony发誓那是专门做给他看的。“这看起来一点说服力都没有!”

Natasha迅速地联系了Fury局长,屋子中响起警报,整个复仇者联盟大厦都处于了绝对戒严的状态,想必神盾局特工已经把这栋楼包围了。

当Fury举着一挺机关枪前来时,Loki看起来已经要因为无聊睡着了,他丝毫不畏惧黑洞洞的枪口,“看来你们真以为我要前来攻击地球,我不得不佩服蝼蚁对这块贫瘠之地的自信心。”

“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吗?”Thor无语地把Loki拉在身后,为什么只要带上Loki,他的每次简单旅途都会变得分外复杂?Thor简直有些无语了。

“无论Loki做过什么,他始终是神盾局的头号战犯。如果你们想留在地球上,必须签下停战协定,永久的。”Fury接过特工们递来的公文包,把一叠手掌厚的文件送到Thor手中,密密麻麻的小字简直让人头疼。

“你真的以为我会遵守合约?”Loki挂在Thor身上,把脑袋搭在哥哥的肩膀上,和他一起阅读着一堆乱七八糟的条款。他们毫不顾忌的亲昵让人很不舒服,Tony明显地看到局长的光头上有根青筋在突突跳动。

Thor很快就签下自己的名字,Loki甚至看也不看便挥动手指,让自己的签名压住Thor的,他早在百年前就不遵守阿斯嘉德的王法了,更别提现在这些弱小人类的条款,无论他犯下怎样的重罪,地球也没有权利对阿斯嘉德的神使用刑罚,况且这两个星球还没正式建立过外交呢。

“接下来我们会有一个单独的心理审查,测试一下你们是否符合外星人签证标准,”Fury说,他心里只希望Natasha能从Loki嘴里多套出点话,猜出他的下一步的侵略行动。“还有体检,检测一下你们身上是否持有其他世界的物质和对地球有危害的能量,如果有任何一点超出规范,你们需要被留守或者遣返回阿斯嘉德。”

Thor终于有一点不耐烦了,大家看起来是在排挤他们两人,但实际上绝对是在针对Loki一人,他的弟弟就站在他身后,接受着所有人充满敌意的目光,这种感觉让他非常不舒服,不由得开始辩解,“就在之前Loki帮助我阻止了诸神的黄昏,而上一次他甚至为了打倒黑暗精灵的侵略牺牲,这些还不够吗?”

“事实证明那和地球没有任何关系,”Fruy挑着眉头说,“他在地球留下的只有一个满目疮痍的纽约。”

Thor深深叹了口气,而他弟弟依旧像一条绿毛毛虫般挂在他背上,“你们还没完事吗,我想去休息一下了。”

最大的问题明明是你!全场人再度对他怒目而视,Loki则不为所动,趴在Thor身上打了个哈欠,轻松得犹如在家中漫步的小猫。

“Tony,他能住我的房间吗?”Thor从来都受不了对他撒娇的弟弟。

“想都别想,你的房间没有高强度玻璃和电网,”Tony回答道,“倒是有个新房间,那个安全又舒适,里面设备齐全,还没有人用过呢……”

那绝对是个禁闭室,Thor想都不用想便猜到了,但是看起来Loki并不太介意,他揉了揉眼睛,在Thor身旁抱怨了几句,“都怪你,我昨晚都没休息好,弄得我困死了。”

“我很抱歉……”Thor真心诚意地道歉,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完全脱离了他的控制,他本以为签订契约会成为Loki的免罪金牌,而现在看来事情复杂的多。

Loki随着八九位神盾特工走向电梯,颇有当年侵略地球时作为战犯被押送的风采,Thor用真诚的眼神向Loki致歉,而在场的所有人还都沉浸在这对外星兄弟俩昨晚做了什么的疑问里,然后看着Thor愧疚的脸,突然感到浑身一股恶寒。

 

直到深夜Thor才从复仇者的会议中脱身,他终于差不多搞定了地球的各项条款并一一签字,大家看起来还没谈够,但没人想直到深夜三点还和一只大型弟控进行讨论,所以会议提早结束,Thor急忙走向他们的卧室。

感谢Stark,这看起来的确是个卧室而不是别的什么,就像人类蜗居的普通一居室,虽然对两个将近两米的神族来说不够宽敞,但生活产品齐全得足够舒适了。不过Thor摸了摸墙面,发现里面埋满了一层又一层他没见过的坚硬金属,他决定无视这些东西,至少神盾局还不至于冒着他叛变的风险伤害Loki,所以目前在这里几乎是绝对安全的。卧室里,Loki只穿着里衣躺在巨大的双人床上,看起来已经洗完睡着了,Thor摘下盔甲打算去洗澡,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动作不想发出声音,Loki还是被他吵醒了。

“谈的怎么样?”Loki揉了揉眼睛,起身坐在大床上,Thor还在脱衣服,疲乏地叹了口气,这看起像丈夫深夜加班回家后的温馨场景。

“他们同意我们留在地球了,”Thor说,“我感觉你不太喜欢这里的环境,那我们可以换其他的住处,你有想去的地方吗?”

“伦敦吧,”Loki狡猾地笑,这微笑让Thor寒毛直竖,“正好可以见一下你的前女友。”

现任配偶见到前女友,这画面别提多么精彩了,况且现任不仅是个吃醋狂魔,还是个宇宙级战犯……“纽约挺好的,不然我们就住在这儿吧,弟弟。”Thor恳求地说。

“不行,我要去伦敦。”Loki固执地说,“你难道希望我单独过去……”

“好吧,那就伦敦,但你得保证不能单独见他们。”Thor说,“而且我们的行为会被神盾局全程监视,这是他们的底线条款……”

“随意了,”Loki翻了个白眼,对他来说,根本不介意蚂蚁仰望他,“反正监视我们的也不止他们一帮。”

他的眼神瞥向窗外,一只黑色的渡鸦正停留在窗台上,暗金色的眸子望向屋中的兄弟俩,他的羽毛如黑夜般灰暗,如果不多加注意,根本无法分辨它的影子。

“父王的监视者。”Thor感叹道,众神之父的眼睛几乎能俯视世间万物,但还是多此一举地派渡鸦监视他们,看来Odin是打定主意要拆穿这个配偶谎言。

兄弟俩陷入了沉默,经过忙乱的一天,Thor终于有时间思索下一步该怎么做了,现在Odin正在给他们找解除契约的方案,假如Odin成功了,那么Loki势必会再度遭遇危险,他们还会重复一次当年的审判,Loki的结果只会更糟,而Thor只能无力地看着弟弟接受制裁。另一种结局是Odin在监视他们的途中,发现Thor欺骗了他,这样不禁加重了Loki的罪名,Thor本人也吃不了兜着走,更无力去营救弟弟;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Thor只能期待Odin被他和Loki间的深情感化,放弃对Loki的制裁——如果他们装得再像一点儿,解除契约的方式再难一些,Odin总会放弃的,然后Loki就会拥有地位和安全……

前提是Odin没有拆穿他的谎言,Thor望着窗外的渡鸦叹了口气,伸手拍拍Loki的肩膀,他们的身体靠的很近,Loki没等到Thor用眼神示意他便明白了他想做什么,黑发青年伸手勾住哥哥的脖颈,手指玩着那把金色头发,而雷神主动地垂下头,吻住他弟弟的嘴唇。

比起上次心急而激烈的吻,这次无疑温柔缓慢得多,Thor不想把他们搞得喘气粗气无法睡眠,便小心翼翼地轻吻着Loki的嘴角,如同镌刻一件珍贵的宝物,Loki咬了咬Thor的嘴唇,逼他张开口让两个人更加深入,寂静的夜晚中他们彼此相拥,温柔的吻几乎给房间加上一层暖暖的热度。

渡鸦在窗外发出充满蔑视的叫声,扇起翅膀飞入夜空的尽头,而兄弟俩也如愿以偿地松开了嘴,各自占领了一半大床,沉入到深沉的睡眠中。

 

第二天Thor又很早出门了,Loki醒来时,屋里已经摆好了早餐,看起来没有人愿意让他出去一起共享早餐时光,不过Loki并不介意,他咬着差强人意的食物,暗自思索着下一步的行动。

床头的平板电脑响起了即时通话,屏幕上闪烁着他哥哥微笑着的脸,Loki不耐烦地滑动屏幕——经过侵略纽约那段之后,他对人类的电子设备还是略知一二的。

“我已经申请好了伦敦的住宅,大家会给我们护照和暂住身份,我们现在可以出发啦。”Thor开心地说,屋子的门也即时开启,Loki撇撇嘴,走向电梯,看来他哥哥和Fury谈的不错,至少这一次他出门时不再有特工护送了。

兄弟俩人一起坐上了Tony的飞机前往伦敦,既然有免费便捷的交通工具,Loki没必要浪费自己的魔力,飞机上有八位特工全程盯着他俩的一举一动,Loki在漫长的飞行途中随意打了个响指,那群特工甚至激动到掏枪,还是他哥哥从中劝阻大家才平静下来。

什么时候他们的相处模式变成了这样?一直以来都是Thor莽撞地冲在前面,闯祸后Loki走出来说点好听的打个圆场,如今角色完全兑换,Thor反而成了善于沟通的那个,这让Loki没来由地觉得不爽,手指戳在平板电脑上发出铛铛声响,导致Thor和特工们的神经更加紧绷。

“别玩了,想想我们的新生活。”Thor抓住Loki的手,Loki则借势倚上他的肩膀,兄弟俩一起看着伦敦的交通地图,位于中央的一个小红点便是他们的新房,私人飞机中的场面显得温馨又幸福,还好特工们已经收到讯息,对这种亲昵举动保持视而不见。

 

他们的新房子的确不错,各种生活用品一应俱全,省去了兄弟俩外出购物的麻烦,Loki意识到除了那只愚蠢的渡鸦,还有几条视线从各个窗口穿过,想必那就是神盾局的眼线了,他拉上窗帘,从酒柜中拿出一瓶红酒——不得不说,从酒来看,Stark真是个品味不错的凡人。

“你想好我们下一步干什么了吗?”Thor换上了凡人的衣服,红色的T恤按照他的身形剪裁,包裹着那身完美的肌肉,牛仔裤也被他撑得鼓鼓囊囊,身为一个神,凡人的衣服也没法阻挡他的魅力,Loki看着不由得舔了舔嘴唇。

“休息一阵,然后我想去找点东西。”Loki喝了一口酒试探到。

“什么方面的东西?”Thor谨慎地眯起眼睛,说实话,他也没有愚蠢到以为Loki会在中庭无所事事,陪他过上幸福轻松的生活,但Loki的话题不由得让他神经紧绷。

“只是之前留在地球的一些小物件罢了,我可以保证不是武器。”Loki解释道,“在宇宙漂流的时候,寄存在一所仓库中的魔法书和一些收藏品,上次离开前没有来得及拿走。”

说起Loki那段颠簸的漂流经历,Thor不由得有些动摇,即使对于那件令人难过的事,于情于理都不算是Thor的责任,但他还是想尽力弥补一点,让Loki忘记过去的恐惧。“我可以陪着你去,前提是……”

Thor还没说完,Loki就打断了他,“我再说一遍,我不会对你的宝贝星球出手的,这儿没有我想要的资源,还愚钝得没有必要统治,上次战争已经让我对这个地方足够腻了。”

“好吧,”Thor答道,“我们什么时候出发?”

“明天吧,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得甩掉神盾局,他们有百分之百的可能会收走我的东西,就像当时他们对你的小女友那样。”

Thor隐约觉得这有可能是个阴谋,但他还能怎么办呢,Loki不像是会遵守规定的人,如果Thor直接否认,结果只能是Loki抛下他自己离开,后续会发生什么事完全是Thor无法掌控的,与其让Loki一个人闯祸,还不如两人一起更有保障。

晚上他们再度睡在了一起,不知是复仇者们的玩笑还是什么,空旷的公寓中只有主卧有一张大床,但他们也没想过分床睡,新婚伴侣分床直接显示感情不和,而Thor一点都不想让他的父亲知道自己和Loki的感情出了问题。这么看来,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都要同床睡眠了,所幸这感觉真的不错,Thor看着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的Loki想道。

 

第二天,Loki也换上了凡人的衣服,没有他之前去斯图加特歌剧院的西装那么正式,只是一件绿色针织衫,黑裤子和黑色风衣,千鸟格的围巾倒是让Thor格外熟悉,他吃过早餐后才想起来自己曾在哪里见过这根围巾,这些和Loki产生矛盾的过去无时无刻地提点着他,那些事情都过去了。

Loki拿着当天的泰晤士日报边走边看,因为天气有些寒冷,他的围巾几乎盖住了半边脸颊,以至于暂时还没人认出他来,Thor临走前戴了一副墨镜做伪装,他也知道这对于特工来说绝对没用,但至少可以屏蔽市民们好奇的目光。

Loki似乎对路线格外熟悉,他带着Thor走,途中甚至换乘了地铁,当Thor沿着熟悉的路线来到格林尼治天文台时,喉头几乎都绷紧了。

“放心吧,她不在这里,”Loki冲他紧张的哥哥翻了个大白眼,“Frost小姐昨天接到神盾局的新项目,调往美国了。”

Thor安心的同时也好奇Loki是怎么知道的,但Loki已经咬住了牙不打算再透露一点了,他似乎一直带着Thor在天文台的广场散步,监视他的特工们都开始无力,因为这对兄弟一直在东瞧瞧西看看,比外来游客还要无聊,最终Loki走到楼房的一侧,拉住了Thor的手。

眼前有一块玻璃般的透明物体,更像是一条可以进入的隧道,若不是走到近前根本无法发现,“黑暗精灵入侵伦敦的时候,曾经在这里打开其他世界的大门,随着他们战败关闭了一部分,但这种小的缝隙很难被人发现。”

“这看起来可不像是安全的交通工具。”Thor怀疑地说。

Loki扯了扯Thor的手,“很多星球上的隧道入口都可以互相联通,只要找准目标就不会丢失,地球的隧道口,你熟知的几个有新墨西哥州,纽约,还有……”

Loki还没说完便抢先一步跨入隧道,由于他一直拉着他哥哥的手,Thor也被带入其中,冲击感遍布着他的全身,毫无防备的传送带来一股身体被拉扯的痛楚,还好这很快就结束了,他们坠落到一片灰色的空间中,更像是一间厂房,缝隙在他们身后迅速关闭,Loki拉着Thor转了个圈,“欢迎来到德国。”

如果说之前的Thor处于一种由担心而惶惶不安的状态,现在他简直好像胃沉到了最底下,他至今还记得Loki当年在德国造成的事故,当Loki离开时,他曾一遍又一遍地翻看着当年的录像——在阿斯嘉德,人们习惯用油画记录,华丽高傲的画像未必能表现人物的生动,地球却不同,当时在德国意气风发的Loki几乎镌刻在Thor的脑中,在无数个失去Loki的夜晚中挥之不去。

Loki似乎很满足他哥哥受了惊吓一脸紧张的样子,他敲敲大块头的肩膀,示意Thor跟上他,暂时看来,Loki还没有什么搞出事端的预兆,他们也如愿以偿地甩开了神盾局特工,甚至连Odin的渡鸦也被缝隙干扰得迷失了方向,Thor在空中找了很久都没能再见到它的影子。现在Loki在大街上畅行无阻,Thor能看出来,他在这里比在伦敦或纽约更加放松。

他们一路沉默,穿越了几条街来到一家瑞士银行,Loki说出自己的名字与账户号码——当然是假名,Loki能凭空变出任何人的证件,所以伪装出一个新身份并不为过,“Smith先生,我会带领您前往仓库。”服务人员礼貌地向他们鞠躬,并带着两个人打开一扇又一扇铁门,来到位于地下的仓库中,又穿行了一段时间才到达目的地,Loki走进了大约有十平左右的小型仓库,看着服务人员把他的小型铁箱运出来,长宽大概有一米半,Thor很好奇里面装了什么,但他们肯定不能在这里打开。

走出银行侧门时Loki打了个响指,箱子凭空消失了,“已经先运回去了。”Loki可不能接受搬着箱子走过大街的粗鲁感,宁可耗费魔力也不想如同一只工蚁般辛勤劳动,何况那样还会有被其他人发现的可能性。

他们赶时间,所以没有在德国多做停留,等到Thor刚穿越隧道回到天文台,手机上就充满了来电提醒,他不得不给Fruy打电话,解释他们刚刚干了什么。

 

当Thor发现Fury不断怀疑他,并把电话交流变成了到神盾局伦敦分部接受审讯后,他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为了表示对Thor的友好,Fury破天荒地没有在审讯室提问,而是选择了情况好点的会议室,大屏幕上是纽约的复仇者们,一边视频电话一边提问,毕竟Thor也是复仇者中的一份子,大家不想看到神盾局长对他造成危害的局面。

“Thor,我们对你绝无怀疑,否则也不会让你居住在神盾局和Stark的房子里,”局长坐在会议桌的一边,努力打起亲情牌,但这装模作样的架势只让Thor想起自己的父王,“主要是,你现在随身携带了一位宇宙级战犯,就算到了现在,纽约也没有全然忘记Loki带来的伤痛,所以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漏掉任何隐患。”

“今早九点十二分到十点三十分,你和Loki去了哪里?”Fury看似不经意地敲击着桌子,意在给审讯者暗中造成压力,可惜的是这点儿对Thor无效,经过他弟弟的经验教训,他现在已经能相当流畅地扯谎了。“我们就在那儿,特工应该一直盯着我们。”

“特工在那时候跟丢了你们,我们的所有仪器都失去了你们的信号,你们人间蒸发了。”Fury狡猾地说,“这种情况很少出现,除非是,你们使用了魔法或是其他什么,信号受到干扰。”

“Loki在这段时间去了哪里,他的目的又是什么?”神盾局长用力拍下桌子,Thor看到屏幕中队友们紧张的神情,他们既不想让局长为难Thor,又着实想知道这对外星兄弟去了哪里,弄得现场一片沉默。

Thor也陷入思考,他们这次出门目的十分单纯,Loki只是去拿寄存的东西,但对神盾局来说可不仅如此,他们认为Loki发动过袭击的德国是个敏感话题,而人类必定会贪婪属于Loki的收藏——正如他们当年拿走宇宙魔方一样。

会议室的门敲响了,Fury记得不该有人在此时打扰,但还没来得及应付,对方就直接敲门进来了,Loki轻车熟路地坐到Thor身边。

“你想知道的话,为什么直接不来问我呢?”黑发青年朝着Fury和大屏幕上的复仇者们微笑起来。

“因为你绝对不会老实交代。”Fury翻了个白眼,在审讯的一开始他们就没想过从Loki入手,这位骗子之神实在是太狡猾了,当年Natasha得取他口中的信息已经难之又难,现在这家伙经过牢狱之灾和王座的历练,说谎的技能只怕是更加进步了。

“我和Thor做的事情非常简单,”Loki挑起一边眉毛,“我们需要私人空间。”

“神盾局注重你们的个人隐私,你们的屋子就是私人空间。”Fury回答道。

“到处都是摄像头和窃听器,我昨晚把那些小东西找出来的时候,可不认为这是你们尊重神的表现。”

“我是无神论者,以及,你最好快点把真相说出来,否则你们在地球的居住权将受到威胁。”Fury回击,Loki转过头望着Thor,“我们要告诉他们吗?”

告诉什么?Thor着实有些发愣,但现在他也没什么办法解释,只好让语言跟上Loki的步调,将计就计,Fury怀疑的眼神在他们间流转着,雷神正焦虑地对齐手指,不晓得在想什么,邪神则自信的多,看来已经编好了下一步谎言,Fury打算先观望一下。

“我的结界可以屏蔽所有信号,和其他人的目光,”Loki边说边朝着Thor打了个响指,Thor凭空消失,大屏幕一角的红色坐标也无影无踪,Fury眯起眼睛望着来自阿斯嘉德的魔法。“但实际上Thor还在原处,他只是被魔法隐藏了,Thor,拿一下咖啡杯。”隐形的Thor拿起桌上的咖啡,杯子刚刚举起来,也随即消失了。

Fury暂且接受这个观点,毕竟魔法就发生在他的眼前。“那你们在隐形的时候做了什么?”

“我们做了。”Loki的手指蹭过桌沿,脸上带着一个神秘又邪恶的微笑,然后打了个响指,Thor再度出现在椅子上,他惊慌失措地差点拿不住咖啡杯,棕色的液体流到了他的手上,而Loki亲昵地掏出手帕给他擦拭干净,眼神似乎在跟他说“你还有什么其他办法瞒着这个吗?”

Thor没有,所以Thor接受,但是Fury和复仇者联盟的成员们都不接受,“再说一遍,你们做了什么?”

“你们这边的普通伴侣做的那些事。”Loki趾高气扬地望着Fury,“你不会连这么简单的对话都听不懂吧。”

Fury从鼻孔中发出一声蔑视的笑,复仇者全员的所有人都一脸不可置信,除了Natasha还淡定一些,他们几乎都张大了嘴巴。这真是个最差劲的谎言,甚至都不像从Loki嘴里出来的,但是对这种嘴里没几句真话的骗子来说,越是不可能的,越有可能成为真实,“你们是兄弟。”Fury说。

“收养的。”Loki冲他翻了个白眼。

“Thor,Loki说的是真的?”Fury的独眼盯着Thor,让他想起了众神之父危险的凝视。

Thor的脸红了又白,白了又红,最终他叹了口气,“我之前没有跟你们及时沟通,在阿斯嘉德发生了一些事情,现在Loki已经是我的终身伴侣了。”

“这不可能。”Fury沉默着,打算用威压控制现场的气氛,复仇者成员们都在屏幕那端小声嘀咕,以至于Fury怀疑自己背后有一座养鸡场。

“这是真的,”Thor牵起Loki的手,扯了扯他的袖子,露出Loki白皙手腕上那截金色的镯子,“这是我们历代神后所佩戴的东西。”

一个外星人信誓旦旦地举着他弟弟的手说他们已经结婚,还用一个普通的金色手环作为证据,不是这个世界疯了,就是他自己疯了,Fury翻了个白眼。

“我已经解释明白了,我们可以走了吗?”Loki拉住Thor的手,不容置疑地把他往外拖,Fury看起来还想说点什么,但最终他还是眼睁睁地看着兄弟俩离开这里——如果Loki不想开口,那么他无论如何都问不出什么,接下来他还有个会议要和复仇者们开,大家来认真探讨一下雷神婚姻的真实度。

他们的新家距离神盾局的伦敦分部并不远,可能是顾忌Loki的存在给他们安排的住处。此时已经天黑,Loki牵着Thor的手,两人一边散步一边回去。

“不得不说,你的谎言还是有挺大功效的。”Loki悄声在Thor耳边说,Thor僵硬地点点头,说实话他现在还有些茫然,当时心急手快地和Loki缔结契约,鬼知道会带来什么后果,但他暂时还不想深思。

“你不想把这件事告诉你的战友?”Loki看着Thor严肃的脸,以为他为此生气了,“你以我为耻,还是说已经开始后悔了?”

“我没有!”Thor急忙说道,“我不会拆开我亲自定下的契约,我们现在这样就很好,我从未反悔!”契约给他们带来了不少麻烦,但也有一股平静在他们一直争斗不断的关系中蔓延,Thor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试过牵着Loki的手散步这种行为了,现在看来竟然有些奢侈,现在想来,他从未后悔自己在危急时刻立下的誓言,能与Loki如此相处,感觉真是太好了。

“哦。”Loki轻蔑地挑起眉毛,用冷漠的表情掩盖着自己内心的松动,“你开心就好。”


TBC.

【我本来想打FIN的但是这太残酷了......目前这篇进行到了一开始说的第三章...以后可能就坑了吧...填坑几率太低了什么都不能保证TUT哈哈哈对不住啦

评论(65)

热度(77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