锤基灵灵灵灵灵

锤基他俩真的好!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我爱锤基,锤基让我快乐!

【锤基】意外婚礼?! 01 原著向傻白甜欢乐文

简介:Thor刚刚答应Loki要永远保护他,就遇到了史上最危急状况:Odin不仅归来还打算抓走Loki,为了保全弟弟,光明磊落的雷神撒了个大谎:我和我弟弟私定终身了!!!
很想采访一下Odin:意不意外,惊不惊喜?

 警告:傻白甜OOC,目前会更新到三章,但是后面坑文几率很大!

【硬盘老坑02。这篇至少会更三章,发出来的原因是……要不然也是烂在硬盘里,干脆发出来存档吧XD,三章后填坑几率太小,看之前做好心理准备喔!


设定:雷2后,Loki假扮过Odin,Thor认出了他,为了阿斯嘉德更大的威胁,他们不得不为之战斗,这个故事发生在他们成功阻止众神黄昏,赢得和Hela的战争之后。

01

经过那场惨烈的战争后,Loki的体力终于完全透支了。

可能是战争太过激烈,还用上了从未用过的法术,也可能是之前他掌管王位时,永不停息的变形术耗费了他太多精力,此时九界中最有名的小骗子已经奄奄一息,毫无挣扎地被哥哥背着,微微眯着眼睛几乎睡去,就连一句抱怨的声响也发不出来。

Thor鲜少见到他弟弟如此乖巧的模样,这预兆着Loki已经虚弱到了极点,战争刚结束时他便呼叫了军队中的医疗班,但是被倔强的Loki阻止了,“我睡一会儿就好了。”他的弟弟毫不优雅地躺在了荒野上,Thor能做的只是手动把他扛回去。

“你要带我去哪儿?”在颠簸中,Loki半梦半醒地问道,他的脑袋抵在Thor肩膀上,声音又小又柔软,毫无平时的恶意与骄傲,让Thor差点笑了出来,但他怀疑就算是现在的Loki也会为他的取笑而大怒,只好忍着笑向弟弟解释,“带你回阿斯嘉德。”

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开放传送阵的地方,Loki开始挣扎,“放开我,”他倔强地说,可惜那微弱的挣扎就像一条颤抖的猫,Thor夹了夹他的大腿,便把他背得更紧了,Loki怀疑自己松开手的结果只能是被倒挂在Thor背上。

“我保证不会囚禁你,只是带你回去休息,”Thor诚恳地说,“或者你有什么更安全的地方可去吗?”

毫无疑问,现在的Loki早已无法自己开放传送了,就连走到最近的时空隧道都没什么可能,他趴在Thor背上沉默着。

九界中最为安全,便利的地方无疑是阿斯嘉德,况且现在Odin仍在失踪状态,又有Thor的保护,只要他们保密得当,其他的人构不成什么威胁。而Loki知道的其他能穿越世界并逃脱的隧道或方法都极度危险,即使他找个位置原地休息,等恢复体力后再行进,也有极大的可能遭到袭击——能来到隧道的人绝非等闲之辈,他还可能遇到当年一起侵略地球的“老朋友”们,想到这里Loki不由得放弃了挣扎,打算先去阿斯嘉德再思考下一步的路线。

“我会保护好你的,你不会被处罚,被囚禁,我也不会让他们非议——”Thor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,“弟弟,我骗过你吗?”

确实没有,Loki暗暗想到,这说法让他安心了不少,而且现在的Thor已经改变了很多,如果是三年前Thor立下这样的誓言,Loki会表示怀疑,现在的Thor已经成长了很多,甚至敢于Odin叫板——当Loki假装成众神之父时,对Thor顽石般的反抗深有体会。

他头一次决定完全信任Thor,只因为这次他碰巧走投无路。

Thor把Loki放在传送阵里,双手搂住他弟弟的腰,力道紧到Loki几乎窒息,他呼喊着守门人的声音,Heimdallr很快就开放了传送,而且期间没有任何多余的话,守望者对这对儿复杂的兄弟毫无表示,正如他看穿Loki执政后也不加以阻止一般,冷静地望着这一切。

接触到彩虹桥的瞬间让Thor放松了许多,他愉悦地叹了口气,单手把Loki搂紧,拎着锤子转动并飞行起来,不出一会儿便冲进了自己寝宫的阳台。

Loki被他安置在了床上,正难受地颤抖着,几乎要因为刚刚强烈的震动干呕起来,就算是凡人也受不了一趟疲乏后的空间传送和锤子式飞行,黑发神族紧闭着双眼,Thor抚摸着他的后背才让Loki好受了一些。

“你多休息一会儿,”Thor小心翼翼地脱掉Loki的外衣,而Loki甚至根本没有多作挣扎就被Thor卷进了被子里,他也确实困了,刚刚口中模糊不清的抱怨很快就变成了平稳的呼吸声,沉入到深深的睡眠中。

Thor在床边坐了一会儿,他已经很久很久没看到如此安静的Loki了,之前的每次见面Loki都像被拔了刺的刺猬一般满脸痛苦,挣扎着向他复仇,现在安静下来的表情竟让Thor回忆起一切开始前那个乖巧的弟弟。

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Thor叹了口气,恋恋不舍地离开沉睡的弟弟,当打开门的那刻他才意识到一切并非寻常。

“你们都来欢迎我的归来?”Thor皱着眉头,望向完全被卫兵包围的寝宫,至少有两队人马把门口围得水泄不通,如果这是庆祝他的胜利,那他们的表情未免也太冷酷了。如果是平常,Thor当然会霸道地甩上门一走了之,毕竟他为人正直,从未触犯过任何律法,可现在正有某位宇宙级战犯躺在他的床上,Thor脸上仍保持着微笑,手中的锤子却已经握紧,不动声色地和他们对峙着。

“众神之父已经归来,他希望和你谈谈。”卫兵长严肃地说,“我们奉命要保护您的寝宫。”

与其说是保护寝宫,不如说是监视Loki,Thor咧嘴笑了一声,他的背后突然有点冷汗,在他们回来的时候可从未想过众神之父已经归来,难道战争导致世界树也随之颤动,引来了更危急的情况?Thor不知道,此时此刻他只能绷紧身体面对这一切——好不容易Loki才给予了他极大的信任,虽说是临危受命,但他可不希望兄弟俩间得来不易的平和被父亲毁于一旦,Thor在众目睽睽下关上大门,并且放下了锤子,抵住寝宫的门口,这样那些卫兵是无法进入并逮捕Loki的,除非Odin亲自出场,而现在正有一次久违的深夜谈话等待他们父子俩。

想到要面临威严的父亲,Thor心底仍然有些害怕,但他捏紧了拳头使自己坚强起来——Loki已经无法战斗,他只能,也必须保护好他,不辜负弟弟的信任,在与父亲的谈判中取得胜利。

国王的寝宫燃起灯火,而Odin正站在阶梯上,用一种极为严肃而犀利的眼神审视着许久未见的亲生儿子。

在阿斯嘉德的密室中,争吵已经进行到深夜。

“Loki不能被制裁,就算他犯了错,他也戴罪立功了!”Thor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,几乎算得上是低吼了,“就在刚刚和Hela的战斗中,他拯救了九界,如果没有他的协助,我不可能活着取得胜利,诸神的黄昏也会提早到来!”

“一场胜利并不足以表明什么,你甚至不知道他的目的,”Odin的眼中满是怒火,父子两人的对峙剑拔弩张,“他过去的行为已经证实了他是如何危险,他必须被惩罚,我已经做了很大的让步,把他流放到Hela的领土已经是最为仁慈的命令了!”

“你那是想杀了他!”Thor咆哮道,“他在之前化身为您的样子,您亲眼看着他如何统治阿斯嘉德,放眼望去这里只有和平与繁荣,这是一位凶恶的罪犯做出来的吗?”

“究竟用什么方法才能抵消他的罪行?”Thor瞪视着他的父亲,他突然大笑了一声,“不,没有,您甚至根本不想原谅他,您把他视作耻辱和谬误,只想把他再度或封印进监牢!”

Odin甚至没有回复他,而众神之父的沉默显然是一种默认。

Thor痛苦地垂下了脑袋——他的思绪就如同滔滔不绝的洪流,在脑子中飘荡冲击,这样下去他们的谈判不会有任何结果,只能拖延时间。接下来Odin会阻止他,并拿走他的锤子,卫兵一拥而入,Loki会被抓住送进地牢,等待令人绝望的审判,而Thor呢,就如同两年前一样,他什么都做不到,身为一个王储,他甚至无法出席审判他弟弟的法庭——绝不能让这种事再度发生!

有什么其他方法?有什么更好,更快,更能让Loki名正言顺留在Asgard并不遭受审判的方法吗?Thor绝望地在脑中搜寻着,一次又一次的一无所获,而Odin的眼神却越来越严峻,不出几分钟众神之父就会打断这场毫无进展的对话,把这一切都送进坟墓,汗水沿着金发王子的下颚滴落,他的眼角发红,脑袋高速运转着,哪怕只有一个方法,无论付出什么他也会实施——哪怕只有一个方法!

啊。

一个还未完全成型的思路突然在Thor脑中闪起亮光,想法逐渐完善,构成一个无懈可击的计划,一切的不可能突然变为可能,Thor突然明白Loki那些精巧的构思是如何令人身心畅快,他为了这个主意而猛烈地喘着粗气,嘴角也不禁上翘。

这是个坏主意,相当相当坏的主意,Thor对此心知肚明,但除了这个之外,还有什么办法能让Loki逃脱惩罚?就在这一刻,他几乎要为自己的坏主意拍手叫好。

Odin似乎已经看出了他的不对劲,正用一种疑惑的眼神审视他。“放弃你那些愚钝的想法,我已经不会对Loki手下留情了。”

“而我肯定会保护他。”Thor坚定地说道。

“你的愚钝真让我可耻,是谁给了你这样的固执?”Odin冷笑道。

“正是您,”Thor勇敢地回复,“如果母后面临危险,您也会固执地——”

他还没说完就被Gungnir恶狠狠地抽中脸颊,而Thor并未闪躲,只是用灼热的眼神盯着他的父亲,Odin已经陷入全然的愤怒,他的神枪对准Thor的喉头,“你怎么敢把他与Frigga相提并论!”

“因为Loki是我的配偶!”

好了,他说出来了,Thor Odinson几乎要为自己的足智多谋鼓掌,他把一个超级烂的主意扔在了他父王的脸上,然后Gungnir击中他的身体,刺眼的光辉把他揍进墙面,几块砖头砸在了他的脑袋上,鲜血很快染红了他的金发。

“别跟我开这种玩笑,Thor,我还没老到分不清谎言!”Odin咆哮着,他已经完全被激怒,拎着武器走过来,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的儿子。

“这是真的,”Thor在挥洒的墙灰咳嗽了几声,他吐了口血,几乎是狞笑着说,“Loki早有方法逃过您的凝视,就在这次出去时,我们已经做——”

接下来的话语化作了一堆哀嚎,Gungnir的利刃已经深深擦过Thor的左肩,Odin独有的那只眼睛几乎气得迸出鲜血,染红了那脆弱的眼眶,“你撒谎!”众神之父固执地说,而Thor则面对他,“我们都是自愿的,我会对他负责,Loki现在是我的终身配偶,我会保护他直到我的生命终止!”

不知是他咆哮的声音太大,还是刚刚归来的Odin太过虚弱,众神之父举着Gungnir倒退几步,竟然险些跌倒,而Thor从碎石中站起身来,喋喋不休地说起那些莫须有的过程——他们是怎样立下誓约,是怎样私定终身。Thor所谓的从不撒谎只对Loki一人有效,可不代表他从未蒙骗过他的父亲——和九界最厉害的小骗子一起长大,他总得会那么几项扰乱视听,让人信以为真的技能吧,他回想过Loki撒谎的过程,谎言中藏有真实,真实里埋藏谎言,现在他说的话中半真半假,的确,他和弟弟间没有发生那些匪夷所思的行为,但Thor是真心诚意地爱着Loki,他诚挚而热切的眼神比言语更具冲击力,而对于他刚归来后略微迟钝的父亲来说,这种蒙骗竟然起了效应。

Odin的脑袋几乎要爆炸开来,Thor一度怀疑Odin要再度昏迷过去,但他的父亲只是呆滞地瞪视着他,眼睛里充满怒火与愤恨,好像马上就要犯下弑子罪行,趁着他走神的时候,Thor带着一身伤痛,头也不回地逃离现场。

此时的Odin正被巨大的打击所困,成百上千的悔恨几乎杀了他,他以为敌国那个孱弱的弃子只会在这边平静生活,如今却扰乱了几大世界的和平;他以为把敌人锁在最严密的监狱中已经足够,却被亲生儿子带走叛逃;他以为他能对抗这个来自约顿海姆的小侏儒,却让他在一千年的岁月中逐渐夺走了他作为王储的儿子!

对于这些事,Odin早已悔恨里成百上千次,但他保证没有一次比这次更加深刻和痛苦,他浑身发冷,为这种背德的情感愤怒到几乎作呕,全凭着满腔愤怒才没有闭上双眼。

此时此刻,Thor正急匆匆地闯入母后的寝宫,拿了一点东西后再返回Loki所在的地方,卫兵们还未接到Odin的指令,所以没有对Thor多加阻拦,冲进门的声音让Loki醒了过来,但他实在太累太困了,此时意识也是毫不清醒,只感受到Thor抓住他的右手,把一个环状的东西戴在他的手腕上,Loki不知这个是什么便甩着手拒绝,Thor则靠近安慰他,“这是母亲的东西,她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“听着,弟弟,我爱你,”Thor凑在他耳边说,此时他已经听到了Odin急冲冲赶来的脚步声在宽阔的走廊中回荡了,“你爱我吗?”

“快点说!”Thor着急地按着Loki的肩膀摇晃,结果他困极了的弟弟只是听着他的告白摇了摇头,“求你了,回复一声!我爱你,你爱我吗?”Thor的声音已经算得上是恳求了,因为他已经看到白色的光线在门缝中闪耀,那必定是Gungnir发出的攻击。

Loki继续摇着头,而Thor急得连汗珠都滴落下来,“哪怕一点也行——你有一点点爱我吗?”

Loki被他摇得烦了,终于睁开了眼睛,迷迷糊糊地看到他哥哥急疯了般的眼神,Thor满脸血污汗水,声嘶力竭地向他恳求着,海蓝色的眼睛湿漉漉的,几乎要流下眼泪,以至于Loki在极不清醒的情形中向他点了点头,“嗯,”他回复道,“一点点吧,”还没说完,所有的声音就被门外Gungnir炸开大门的声音打断,电光火石间一阵白光突破了厚重的大门,Thor本能地把他弟弟压在身下,而剧烈的攻击却被一股暖黄色的光波阻止,一股温柔的魔力以Thor和Loki为圆心,水波一般极速地蔓延开来。

那股魔力抵消了Loki体内大部分的疲乏,让他的意识清醒了起来,体力也逐渐恢复,令他感到温暖和安心,Loki打了个哈欠,终于完全地睁开眼睛,发现Thor正整个压在自己身上,而众神之父正举着Gungnir,和一大群卫兵守在宫殿门口。

“你们在干吗?”这是Loki有生以来第一次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刚刚令人舒适的魔法已经让Loki恢复了大部分体力,几乎又想躺回去再睡一会儿了,但是接下来他感受到来自Odin的凶狠瞪视,国王冰凉而愤怒的气场犹如给在场所有人泼上一盆冰水,Loki整个清醒了起来,坐在床上瞪视着站在门口的威胁。

他毫不犹豫地把压在他大腿上的Thor踹开,Thor在床上翻了个身,手指仍然紧紧握住Loki的手,他一定极度紧张,Loki能感受到他哥哥的手心中全是热汗,弄得黏黏糊糊的,他一度想挣脱,却被Thor按得更紧。

“事实就是如此。”Thor咧嘴笑了一声,举起他和Loki紧握着的手,狂妄地向他的父亲炫耀自己的胜利。

Odin沉默着,而Loki发现整个地面甚至都因为他恐怖的愤怒颤动起来,他好奇地盯着Thor的手,才发现自己刚刚被戴上了一枚金色手镯,它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阿斯嘉德饰品,甚至不像特别名贵的,里面隐藏的魔力和时光却让Loki暗暗吃惊,他一边瞪视着Odin,一边小心翼翼地分神研究手镯上精细的魔法纹路。

这的确是Frigga的东西,他曾不止一次见过母后将它戴在手腕上,出席任何隆重的场所。也许是不起眼所以之前从未多加注意,只以为是母后极为心仪的东西,现在看来远远不止于此,这东西的年头甚至比他还要大,时光镌刻下密密麻麻的一轮又一轮,在手镯上形成光环般美丽的波纹——这是历任阿斯嘉德神后所佩戴的宝物。

意识到这点后再看着那对父子的脸稍加推理,Loki马上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Thor回来后撞见Odin,大吵一架后出此下策,阿斯嘉德严格的律法可以迫害一位叛逆的王子,里面却从没有顺便也迫害王子配偶这一说——现在的Loki竟然诡异地处于了绝对安全的境地,他其实有点想夸夸他哥哥突然灵光起来的脑子,但自己心中喷薄而出的愤怒几乎磨碎了他的所有意识——

他竟然想用配偶剥夺他的自由与权力,他怎么敢?

他可是个王子!等下,好吧,他已经不是王子了,但Thor怎么可以不跟他商量就用这种办法,这该死的可是终身绑定——Loki至死都想远离他,Thor现在却把他绑了个严严实实,他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,Loki疯狂地想,他掐得Thor的手骨发出咔吧的骨节脆响,伸手使出一个恶毒的咒语,但他的体力透支,Thor只是松开手躲避了一下便让暗紫色的光波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下了床的Thor开始与Odin对峙,他如同一头成年的雄狮,正跟狮群中最德高望重的领导者争夺领地,两位狮王以房间正中为圆心,转着圈并防护着对方突如其来的攻击。

Loki从未有过这种感觉,说实话,这感觉真是——爽透了!他简直做梦都想看到Odin被家人背叛,和Thor互相争斗的样子,此时他为了这精彩的画面甚至忘记了刚刚的满脑子仇恨——就算是复仇心重如山川的Loki也是有点自知之明的,现在他们的敌人无疑是众神之父,至于Thor,他可以等等在算账。黑发罪犯调整了一下坐姿,微笑着倚在床头,拿起Thor床头的蜜酒自斟自饮,活像是再看肥皂剧的悠闲主妇,而这个样子让Odin的怒火更加上一轮,房间中的温度竟然也随之越升越高。

“你看看他的样子,”Odin低吼道,“他像是要和你在一起吗?刚刚契约完成时他甚至攻击了你!”

Thor心虚地望着Loki,生怕Loki此时变卦,那他们俩绝对会一败涂地,一起经历了几百年的冒险生活,Loki非常熟知他哥哥这种眼神,仿佛是在用表情说“我不小心闯祸了求你了弟弟帮帮我!”好吧,看在他这么恳求的份上,Loki决定帮帮他。

Loki冷静地挑起眉头,一脸优越地瞥向气到爆炸的Odin,“我只是遗憾哥哥没有给我一个求婚,”Loki的声调甜如蜜酒,里面却搀满了对Odin致命般的毒药,他举起手腕,装模作样地挂上微笑,炫耀般地晃了晃那珍贵的手镯,“这实在是太突然啦!”

这甜腻的语调里真是半点善意也无,善于操控话语的银舌头能把情话说出刀刃的锋利,让Thor背对着他起了混身鸡皮疙瘩,冷汗把他后背的衣服染了个透彻,而Odin恶狠狠地盯着Loki的手腕,仿佛他现在就要砍掉这个混蛋的右手,把Frigga的东西夺回来,“他配不上!他没有这个资格!”

“他有这个资格,”Thor举着锤子和他父亲对峙,“母后曾经跟我说过,只有和我真心相爱的人才可以完成这个契约。”

“哦,看来这还是Frigga钦定的。”Loki脸上有一瞬间闪过了一丝哀伤,但那些表情很快被他隐藏起来,再度披上戏谑而恶毒的外衣,“众神之父,您想杀了我,违反她定下的规则吗?”

在Loki的挑衅下,Odin终于发出攻击,金色的光芒避开Thor,完全瞄准了床上的另一个人,Loki甚至没有躲避,他没时间也没魔力闪避如此强力的攻击,况且刚刚某个人还为他许下承诺——果不其然,充满杀伤力的光芒在Loki眼前一米处爆裂开来,神锤为他抵住了所有的攻击,Thor早已站在他身前,暗红色的披风如同飞舞的火鸟,在Loki眼前飘荡起来。

“看来你是真心要和我对峙了。”Odin冷笑道,他往前伸出手,Mjolnir在Thor的手中轰鸣震动,Thor几乎脱手,而他坚持着集中自己的注意力,把所有力量倾注到锤子中央。

Odin掌管Mjolnir已经有很久很久,远比Thor得到它长得多,无论是论默契,力量,还是权利,Mjolnir都应该在一瞬间冲往Odin的手中,然而现在双方僵持着,神锤争夺战竟然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。

“看来你已经很有王者的资质。”Odin深深感叹道,几年前他随手便可夺走Thor的锤子,现在却变得吃力起来,在这短短几年混乱的时间里,Thor曾经得到过多少磨练和成长不得而知,但他还是骄傲地笑了一声,“然而你不知道,Mjolnir可以被封存。”

Odin松开手,用力敲下Gungnir,地面瞬间裂开一条纹路,纹路逐渐扩散成深不见底的黑洞,Mjolnir从Thor手中脱离,它停留了片刻,没有跳入任何人的手掌,而是瞬间钻入地底,Thor垂头看了一眼,黝黑的洞中甚至看不到一丝锤子的痕迹。

没有Mjolnir,这场家庭战争的胜利已经非常明显地偏向了Odin,就算Thor有天生神力,他也无法与Odin的法力和卫兵们抗衡,况且Loki还未恢复过来,他的单打独斗根本起不了效应。

“把他们押下去。”Odin威严地说,卫兵们把他们团团包围,困在了死角,Thor有点想殊死搏斗一番,但Loki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给了Thor屁股一脚,“快走吧,你不会想尝尝被全身绑住是什么感觉的。”


TBC.

评论(38)

热度(8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