锤基灵灵灵灵灵

锤基他俩真的好!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我爱锤基,锤基让我快乐!

【锤基】私生子 贵族AU 锤基双黑化

简介:Thor收到信时已经晚了,一个黑发绿眼的少年出现在大宅中,鸠占鹊巢,宛如Odin最好的儿子。

警告:锤基双黑化,坑文几率很大!坑文几率很大!坑文几率很大!

【硬盘老坑01。发出来的原因是……要不然也是烂在硬盘里,干脆发出来存档吧XD,填坑几率太小,所以后面就写Fin啦,看之前做好心理准备喔!


【锤基】私生子 贵族AU

干了这杯锤基灵

Thor收到信时已经晚了,一个黑发绿眼的少年出现在大宅中,鸠占鹊巢,宛如Odin最好的儿子。
警告:锤基双黑化,坑文几率很大!

简介:Thor收到信时已经晚了,一个黑发绿眼的少年出现在大宅中,鸠占鹊巢,在他父亲的床前念诗,宛如Odin最好的儿子。

01

他们的初次见面不太友好。

Thor收到信时已经挺晚了,然后他随意处理了自己手头的事,从军队中辞职已经花去了不少时间,信纸一封接着一封地送到他的手上,急切的内容象征着他的军旅生涯和自由都将离他而去。

即使有最好的医生治疗,Odin终究没扛过这场寒冬,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现在已经到了意识模糊的程度,作为Odin家的独生子,Thor必须放弃自己的工作,回家打理生意,接手这些家产,还好早些年他的叛逆为他赢得过不少自由时光,现在只是有些郁闷和不舍罢了。

他快马加鞭地回到家里,Frigga的眼神满含着担忧,脸色也苍白了不少,看来她已经努力撑过了一段时间,作为一个富裕的大家族,家主倒下足以让她焦头烂额。“我已经回来了,以后的事情都交给我吧。”Thor把母亲抱在怀里,现在他不再是当年叛逆的金发男孩,已经是成熟的男人了,足以支撑一个父亲得了重病的家庭和处理那些复杂的人际关系。

“他现在有些迷糊,但你可以去看看他。”

Thor叹了口气,打开了卧房的门,就是在这时候他看到了Loki,一个黑头发的,削瘦的男孩,正坐在Odin床边,轻声朗读着手中的诗集。

Odin比Thor上次见他时更加虚弱了,他的脸已经被皱纹刻下深深的痕迹,也没有戴眼罩,几乎坐不起来,身体倚靠在床头的软垫上,他已经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,仅剩的那只眼睛也开始模糊了,但仍然坚持着听着少年的朗读。

Thor猜想那个陌生的男孩大概是伴读或者仆人,他认真地看着书本朗读,甚至都没看Thor一眼,读完了一章便合上书本,Odin也放松地叹了口气,示意仆人把他放下来,仰躺在床上,眼睛望着那个黑发绿眼的男孩,那表情Thor很难形容,只是让他觉得诡异——一个仆人凭什么有这样的权利,足以坐在床边他和母亲才能坐的位置上,还得到父亲充满赞许的复杂眼神。

“你很聪明,”Odin闭上了眼睛,郑重地拍了拍那个男孩的手,“读得很好,我的儿子。”他在昏睡着前呢喃着。

当Thor意识到“儿子”这个名称不是用在他身上,而是指床边那个男孩的时候,他犹如被凉水浇了一顿,先是一阵恶寒,然后一股怒火简直爆炸般地灼烧了起来。

所有人都知道Thor是Odin的独子,他父亲怎么会有其他儿子——他的父亲,竟然还有个私生子,还把他带回家,还是在这种父亲重病的敏感时期!这甚至不用细想,绝对是为了在最后的时刻从家产里分一杯羹,Thor只是离开家几年,就有一个人来到他家里折磨他的母亲,Thor的理智在晃动着,几乎想扼住那个男孩的咽喉。

越是走近了细看,Thor就越生气,那个小杂种怎么看都不是Odin家的人,翠绿色的眼睛,黑色的短发,整个人都很削瘦苗条,和他们家族的人没有丝毫的相像,Odin是老糊涂了才会相信这是他自己的儿子,但是Thor可不是那么好欺骗的。那个男孩直被Thor逼到墙角,Thor比起他强壮得多,生气起来也的确吓人,男孩被吓得手指紧紧攥着诗集,咬着牙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
“Thor,冷静。”一双手攥住了Thor的拳头,Frigga不知何时过来了,“不要吵醒你父亲,我们出去说。”

Thor迟疑了,在Frigga冷静的注视下松开了拳头,他们三个人一起退出了卧房,来到Thor房间隔壁的一间。

这之前是闲置的一家卧房,现在全都装扮一新,摆满了崭新的生活用品,有一面书柜里面摆满了书,还带着新书的墨香味,大概是最近添购的,这就是那个小骗子的房间吧,Thor不满地撇撇嘴,叉着腰继续针锋相对地审视着那个男孩,而Frigga坐在了床上,并招呼男孩也坐在她身边。

“我本想好好和你介绍的,没想到刚刚Loki也在Odin那里。”Frigga叹了口气,“Thor,这是Loki,以后他就是你的弟弟了。”

如果现在Thor只有三岁,Frigga把一个小孩放在他怀里跟他说这是弟弟,他也许会相信吧,毕竟Thor从小都很英雄主义地希望有个弟弟跟在自己左右。

但是现在他已经快三十岁了,突然来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,和自己家人完全不同的私生子,还在Frigga的注视下侵入了他们一家的生活,这种事情估计只有傻子才能接受。

Thor叉着腰,不满地嘟囔了一句,“那他的母亲呢?”

Loki抬起头望着他,“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。”

Thor蹙着眉头,这些巧合未免太多了,这么一来反而更难查明这位私生子的身份,Frigga看出了他眼中的怀疑,“Odin在婚后唯一的一位情人是他在法国遇到的吉普赛女郎,在他离开后听说她怀孕了,但是之后就毫无音讯……”

Thor听完后反而不怒反笑了,他快步走过来,掐住那个男孩的下巴,“这能看出来吉普赛血统吗?”男孩的肤色十分白皙,头发虽然是深色但是不怎么卷曲,鼻梁挺直嘴唇也很薄,眼睛更是很少见的翠绿,Thor能相信才有鬼。

“Odin相信他是就足够了!”Frigga呵斥道,“Thor,对你弟弟放尊重点。”她打掉Thor的手,把Loki往自己怀里搂了搂,那男孩看起来被Thor吓坏了,眼睛都湿漉漉的,这只能让Thor更生气——真是太棒了,不知道哪来的小混蛋抢走了他的父亲,现在要用那可怜兮兮的面孔把他的母亲也抢走。

“这不可能是我弟弟!”Thor克制着自己的愤怒不要大声咆哮,Frigga却只是很冷漠地回望他,然后做了一个降低声音的手势。

“Loki的确不是。”她的声音低了几度,只在他们能听清楚的范围之内,毕竟这件事只有他们三个人可以知道。

“Odin病重时突然开始念旧,感觉自己对不住当年的情人,想找出来给她钱补偿。”Frigga说道,“但是谁又能在很短时间内找到四处流浪的吉普赛舞女,即使我投入了不少钱也不行,所以我只能让差不多年纪的男孩来假扮,Odin已经神志不清,不会看出来的。”

Thor不由得叹了口气,但是现在看到那男孩畏畏缩缩地在自己母亲旁边的模样,还是让他有些生气,“他是什么出身?”

Frigga帮Loki整理了一下刚刚揉皱的领口,“是背景很干净的贫民,和他的父亲住在一起。我是在剧院里认识他的,他有演戏的天分,也挺聪明的,能帮我瞒天过海。”

和一个威胁到自己和母亲地位的私生子比起来,一个会演戏的小骗子要好多了,Thor不由得重新审视起那个男孩,其实他长得也蛮乖巧的,刚刚面临Thor时那懦弱的举动也不像会惹是生非的人,还有看他刚刚恭敬地给Odin读书的模样,大概也给自己病重的父亲带来过慰藉吧。

“对他好点,他现在是你的弟弟了,至少在你父亲还在时,他会一直扮演这个角色。”Frigga说完便离开了,留下这对儿刚刚成为兄弟的人单独接触一下。

“你有什么目的?你来了这儿之后,你的父亲呢?”Thor仍然盯着他像审讯似的,但他知道这些都是必要的。

“我很缺钱,”他倒是非常诚实地回答了他,Loki垂着头看起来有些消沉,“我需要钱继续读书,家里也有父亲欠下的债务,我和他的感情不太好。”

Loki仍然坐在床上,像个怕生的小动物似的不怎么敢开口,实际上缺钱这点已经足以令人信服,再加上这男孩可怜兮兮的模样和削瘦的身体,Thor不由得放低了自己的敌意,坐在椅子上减少自己的压迫感,“你知道你只是来假扮Odin的儿子,这不代表你以后……”

“我知道,”Loki很快就意识到了,他打开床头的抽屉,把他和Frigga签订的合约给Thor看,上面标注了他会获得高额的报酬,对一个贫民区出身的孩子来说足够改变一生了。但附带条件是无论最后Odin的遗嘱如何分配财产,他都不能得到一点。

他果然足够聪明,而且很听话,Thor翻着条理清晰的合同不由得松了口气,看来Loki的确无足轻重,刚刚自己对他如此针锋相对果然是有些过分了,虽然不是说要让他不可能放下所有戒备,对外人毫无防备,但是他也可以对这个新弟弟稍微好一点。

Thor也跟着坐到床上,发现对方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一段,不由得有点哭笑不得,看来自己还真是把他吓到了,Thor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那么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兄弟了。”

“是的,”那男孩恭敬而听话地说道,他攥着手指,微微抬头望着Thor,然后犹豫又试探地轻声叫他,“哥哥?”

虽说他带着点儿疑问的腔调,但Thor还是挺满意的,他临走前顺手摸了摸他的后颈,发现那男孩跟猫一样都快炸起来了,Thor几乎要笑出声来,“乖弟弟。”

Thor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不能控制落在Loki身上的目光了。

那孩子还没成年吧,但伪装和演戏的能力实在是让他不由得赞叹,当Thor这么大的时候还沉迷于富人家孩子热衷的赛马和酒会中,但那个精明的小家伙已经学会用自己的长相和精明赚到一大笔钱。

Odin对Loki没有丝毫怀疑,本来他也经常沉睡,意识不够清醒更别提理智了,Thor要处理家庭事务,没那么多时间照料他,这时候有一个人在床边用朗读和亲情陪伴他还是很好的,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也很喜欢乖孩子的陪伴,有几次甚至许诺要把几处房产送给Loki,而甚至不用Thor出言提醒,Loki假装开心的笑意便出现在脸上了。

Frigga出去的时候,家里只有Loki和Thor,他们就像真正的兄弟般相敬如宾,看看Loki,一定是在剧院打零工的时候看了太多莎士比亚,他优雅又灵巧,像个真正的贵族少爷,Thor深信在外人面前不会露陷,Odin的病越来越重,清醒的时刻变得更少了,而Loki更多的时间都是和Thor在一起,在外人面前他们是完美的兄弟。



02【一年后】



让两个纯陌生人假装兄弟,总会有摩擦,当Thor感觉那种冲突着的怒火在心中交织时,竟然直接折断了手中的玻璃杯。

“怎么啦?原来你们兄弟俩处得这么烂?”Fandral递出自己的手帕,“也很正常呢,如果我爸给我搞一个私生子我也会恨不得打他一顿的。”

Thor随手擦了擦指尖的酒液,把手帕扔回给Fandral,他的好友一脸的不解,“Thor,你不是真要打他吧?他只不过是和姑娘们说说话,难道你感觉受威胁了?”

Thor没听Fandral在说什么,他粗暴地穿过拥挤的人群,来到Loki身旁,那个小骗子正和贵族小姐们讲着乏味的笑话,那几个穿得过于成熟的女孩们被他逗得不停笑,还有把手搭在Loki肩膀上的,年少的小绅士与小姐们相谈甚欢,这是个多么优雅可爱的画面啊。

Thor不这么想,他的手搭在Loki肩膀上,黑发男孩马上回头望着他,他的脸色因为酒精微微发红,绿眼睛里满是笑意。

“我和我哥哥去谈谈。”Loki在离开前向她们道歉,那些小姐们的眼神简直可以化作刀锋插在Thor心口了。

当Loki被Thor推在墙上的时候,他也依旧微笑着,保持着彬彬有礼,Thor能看出来他现在也在演戏,即使他知道这里啊大宅里最阴暗的角落,根本没有观众。

“所以这就是你的目的了?”Thor冷笑着掐住Loki的下巴,让他不得不昂起头,“你打算借着现在虚假而暂时的身份,马上在贵族小姐那里找到下家。”

“哥哥,你怎么会这么想?正常社交也是我要学习的一部分,一切都是为了圆我们的谎啊。”Loki把双手背在身后,他的绿眼睛真挚极了,好像他真的是Thor那个可怜兮兮的弟弟。

Thor早就过了被谎言蒙蔽的年纪了,他在一开始就认清了Loki是什么人,他如此乖巧却又如此贪婪,“别装了,Loki,我知道你想得到Odin的遗产,而你恰好因为合同得不到分毫,所以你想利用Odin的关系网来掠夺更多财富,我会阻止你的。”

“为什么要阻止我?”Loki轻笑着,现在Thor的手正掐在他脖颈上,不到窒息的程度但让他位于一种完全被压制的姿态,“Thor,难道你在乎那些贵族小姐们会不会被骗吗?我不知道你的正义感有这么强烈。”

Thor的确不在乎,但他的怒火并没有停下,“所以你是承认你在找下家了?”

Loki感受到Thor掐着他的手收紧又放松,不断地重复着这样的动作,仿佛不知道要不要直接掐死他,看到Thor处于冲动和遏制的矛盾中,Loki脸上带着笑意,轻快地眨眨眼,“我的确是个骗子,但你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。”Thor沉默着,直到Loki挣脱了他的禁锢也没有把手挪开。

“Thor,你想怎么样,这些天我很努力在假装你的乖弟弟,努力学习礼仪和与他人社交,你觉得还不够吗?”Loki像只小猫似的,把脸贴在Thor的掌心蹭蹭,他的绿眼睛好像在发着光,“还是说你想要的根本就不是弟弟,你想把我锁在你的房间里,做你一个人的东西?”

他的舌尖蹭过男人的手掌,他们靠得很近,Loki能听到Thor的呼吸声越来越猛烈,就像眼前有一头野兽,下一刻就要扑上来撕碎他的喉咙。

但Loki一点都不害怕,自始至终就没有那些小姐们,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后,Loki就认定他的猎物是Thor,他知道他就快得手了。在被金发男人压在了墙面上,激烈地吻住时,Loki喘息着,满足地扣紧了Thor的肩膀。



FIN​​​​

评论(41)

热度(664)